首頁 >> 會員作品

肖戈:野性之韻

來源: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責編:張雙雙 2024-02-05

《驕傲的小狐貍》2021_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黎明時刻,一只小沙狐得意洋洋的從我的鏡頭前經過。

《叢林之貓》2018_5拍攝于坦桑尼亞賽倫蓋迪野生動物保護區,一只藪貓正在灌木叢中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《黃昏的嬉戲》2022_6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黃昏時刻,沙狐兩兄弟在金色的光影中打鬧嬉戲。

《叢林深處》2022_7拍攝于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,叢林深處,一只歐亞猞猁正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外面的情況。

《哥三》2022_6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金色的黃昏,沙狐三兄弟沐浴在溫暖的光影中。

《大雪紛飛》2018_3拍攝于日本北海道,每年的冬季,是丹頂鶴求偶的季節,它們在暴雪中翩翩起舞,展現自己最美的畫面。

《蒼鷺夫婦》2018_4拍攝于九江都昌達子嘴村,清晨時分,蒼鷺夫婦靜靜地站立在樹冠上等待日出。

《愛之歌》2015_3拍攝于南昌市象山森林公園,每年春季,白鷺會成群結隊來到象山森林公園繁育后代,這個時候它們會展示自己漂亮的繁殖羽以吸引異性。

《蒼鷺之愛》2018_6拍攝于九江都昌達子咀村,每年的夏季,蒼鷺會來到達子咀繁育后代。

《晨霧中的白鶴爭斗》2021_12拍攝于江西五星白鶴保護中心,兩只白鶴正在為了領地爭斗不已。

《叢林之虎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野生動物保護區,一只雄性孟加拉虎從叢林深處走出來。

《風雪中的高山兀鷲》2021_4拍攝于甘南碌曲,風雪紛飛,高山兀鷲翱翔于高山之巔。

《高原神鷹》2021_4拍攝于甘南碌曲,高山神鷹禿鷲為了食物會大打出手。

《哥倆好》2023_7拍攝于內蒙古赤峰,清晨時分,兩只小兔猻正在巢穴的巖石上等待媽媽的到來。

《鶴之翼》2022_12拍攝于江西鄱陽湖五星白鶴保護中心

《黑葉猴的目光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古堡,在世界遺產地倫藤波爾古堡,一只黑葉猴警惕的盯著我的鏡頭。

《火烈鳥的足跡》2019_5拍攝于坦桑尼亞納特龍湖,每年的4月,東非大裂谷超過百分之八十的火烈鳥會來到納特龍湖繁衍后代。

《鹿鳴深深》2019_1拍攝于印度斑達伽老虎保護區,在叢林深處,兩只梅花鹿站立在黃昏中。

《母子兩》2022_3拍攝于四川省甘孜州石渠,雪豹母子在黃昏時分走下山崖,來到它們昨晚捕獵的地方。

《沙狐母子》2021_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黃昏時分,沙狐母子在美麗的光影中享受著溫情時刻。

《浴曲》2019_11拍攝于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動物園,下午時分光影迷人,溫度適宜,火烈鳥在水塘中沐浴。

《神秘猞猁》2021_9拍攝于青藏高原,秋季的青藏高原,猞猁忙著捕獵以度過即將來臨的冬季。

《兔猻和小花》2023_7拍攝于內蒙古赤峰,清晨時分,一只小兔猻靜靜地守候在一束小花旁邊。

《雪地沙狐》2022_1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大雪紛飛的季節,小沙狐四處覓食。

《陰云下的非洲大象》2016_8拍攝于可能有察沃野生動物保護區,烏云籠罩的黃昏,一只非洲大象來到我埋伏的地堡前,好奇的打量著我。

《長牙的較量》2018_7拍攝于肯尼亞察沃保護區,兩只長牙大象進入角斗階段。

《巨嘴鳥》2019_9拍攝于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,南美的巨嘴鳥擁有著非常漂亮的大嘴巴。

《長長的尾巴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古堡,在世界文化遺產地倫藤波爾古堡,黑葉長尾猴在有著1300年歷史的古建筑中悠閑自在。

《棕熊的午餐》2017年8月拍攝于俄羅斯西伯利亞遠東地區勘察加,每年的8月,是三文魚逆流而上來到庫頁湖產卵的時機,這個時候就是棕熊們的年度大餐季的開始,此時棕熊都會來到庫頁湖邊等待機會來捕食三文魚,儲存足夠的脂肪來越過即將到來的漫長冬季。

《百內晨曦》2023_10拍攝于智利百內國家公園,日出時刻,金色的晨曦照耀在百內三塔上,這個時候一只原駝漫步在山谷。

《乖寶寶》2015_3拍攝于北冰洋冰層,每年3月,數十萬只格陵蘭小海豹會出生在北冰洋的冰層上,我們乘坐直升飛機來到冰層拍攝這些可愛的小海豹。

《黑豹的目光》2023_4拍攝于肯尼亞,2018年在東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,距離上次發現黑豹100年后再次出現黑豹,在疫情過后我們的團隊非常幸運的在東非叢林中發現并且拍攝到它。

《笑瞇瞇的帽戴企鵝》2023_11拍攝于南極大陸,南極大陸生活著數量驚人的企鵝,它們生活在冰天雪地中,在這片雪白的冰封大地是企鵝生活的地方。

查看大圖

《驕傲的小狐貍》2021_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黎明時刻,一只小沙狐得意洋洋的從我的鏡頭前經過。

《叢林之貓》2018_5拍攝于坦桑尼亞賽倫蓋迪野生動物保護區,一只藪貓正在灌木叢中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《黃昏的嬉戲》2022_6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黃昏時刻,沙狐兩兄弟在金色的光影中打鬧嬉戲。

《叢林深處》2022_7拍攝于黑龍江大興安嶺地區,叢林深處,一只歐亞猞猁正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外面的情況。

《哥三》2022_6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金色的黃昏,沙狐三兄弟沐浴在溫暖的光影中。

《大雪紛飛》2018_3拍攝于日本北海道,每年的冬季,是丹頂鶴求偶的季節,它們在暴雪中翩翩起舞,展現自己最美的畫面。

《蒼鷺夫婦》2018_4拍攝于九江都昌達子嘴村,清晨時分,蒼鷺夫婦靜靜地站立在樹冠上等待日出。

《愛之歌》2015_3拍攝于南昌市象山森林公園,每年春季,白鷺會成群結隊來到象山森林公園繁育后代,這個時候它們會展示自己漂亮的繁殖羽以吸引異性。

《蒼鷺之愛》2018_6拍攝于九江都昌達子咀村,每年的夏季,蒼鷺會來到達子咀繁育后代。

《晨霧中的白鶴爭斗》2021_12拍攝于江西五星白鶴保護中心,兩只白鶴正在為了領地爭斗不已。

《叢林之虎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野生動物保護區,一只雄性孟加拉虎從叢林深處走出來。

《風雪中的高山兀鷲》2021_4拍攝于甘南碌曲,風雪紛飛,高山兀鷲翱翔于高山之巔。

《高原神鷹》2021_4拍攝于甘南碌曲,高山神鷹禿鷲為了食物會大打出手。

《哥倆好》2023_7拍攝于內蒙古赤峰,清晨時分,兩只小兔猻正在巢穴的巖石上等待媽媽的到來。

《鶴之翼》2022_12拍攝于江西鄱陽湖五星白鶴保護中心

《黑葉猴的目光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古堡,在世界遺產地倫藤波爾古堡,一只黑葉猴警惕的盯著我的鏡頭。

《火烈鳥的足跡》2019_5拍攝于坦桑尼亞納特龍湖,每年的4月,東非大裂谷超過百分之八十的火烈鳥會來到納特龍湖繁衍后代。

《鹿鳴深深》2019_1拍攝于印度斑達伽老虎保護區,在叢林深處,兩只梅花鹿站立在黃昏中。

《母子兩》2022_3拍攝于四川省甘孜州石渠,雪豹母子在黃昏時分走下山崖,來到它們昨晚捕獵的地方。

《沙狐母子》2021_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黃昏時分,沙狐母子在美麗的光影中享受著溫情時刻。

《浴曲》2019_11拍攝于廣州長隆野生動物動物園,下午時分光影迷人,溫度適宜,火烈鳥在水塘中沐浴。

《神秘猞猁》2021_9拍攝于青藏高原,秋季的青藏高原,猞猁忙著捕獵以度過即將來臨的冬季。

《兔猻和小花》2023_7拍攝于內蒙古赤峰,清晨時分,一只小兔猻靜靜地守候在一束小花旁邊。

《雪地沙狐》2022_12拍攝于內蒙古海拉爾,大雪紛飛的季節,小沙狐四處覓食。

《陰云下的非洲大象》2016_8拍攝于可能有察沃野生動物保護區,烏云籠罩的黃昏,一只非洲大象來到我埋伏的地堡前,好奇的打量著我。

《長牙的較量》2018_7拍攝于肯尼亞察沃保護區,兩只長牙大象進入角斗階段。

《巨嘴鳥》2019_9拍攝于巴西亞馬遜熱帶雨林,南美的巨嘴鳥擁有著非常漂亮的大嘴巴。

《長長的尾巴》2019_1拍攝于印度倫藤波爾古堡,在世界文化遺產地倫藤波爾古堡,黑葉長尾猴在有著1300年歷史的古建筑中悠閑自在。

《棕熊的午餐》2017年8月拍攝于俄羅斯西伯利亞遠東地區勘察加,每年的8月,是三文魚逆流而上來到庫頁湖產卵的時機,這個時候就是棕熊們的年度大餐季的開始,此時棕熊都會來到庫頁湖邊等待機會來捕食三文魚,儲存足夠的脂肪來越過即將到來的漫長冬季。

《百內晨曦》2023_10拍攝于智利百內國家公園,日出時刻,金色的晨曦照耀在百內三塔上,這個時候一只原駝漫步在山谷。

《乖寶寶》2015_3拍攝于北冰洋冰層,每年3月,數十萬只格陵蘭小海豹會出生在北冰洋的冰層上,我們乘坐直升飛機來到冰層拍攝這些可愛的小海豹。

《黑豹的目光》2023_4拍攝于肯尼亞,2018年在東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,距離上次發現黑豹100年后再次出現黑豹,在疫情過后我們的團隊非常幸運的在東非叢林中發現并且拍攝到它。

《笑瞇瞇的帽戴企鵝》2023_11拍攝于南極大陸,南極大陸生活著數量驚人的企鵝,它們生活在冰天雪地中,在這片雪白的冰封大地是企鵝生活的地方。

“只有對野生動物充滿熱情,深入理解和研究它們在自然界的習性,才能感受到它們獨有的美學特質?!薄じ?/p>

作為職業攝影師的肖戈,憑借拍攝野生動物的作品,在國內外攝影屢次獲獎。在肖戈看來,他更看重的是影像作品背后的力量,通過作品,讓更多的人關注和保護生態環境和野生動物。

肖戈,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,江西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,江西省愛鳥協會會長,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公益合作攝影師,2019年奧賽榮獲“最佳中國攝影師”獎,2020年被聯合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基金會授予“世界和平藝術家”榮譽稱號,2022年2月榮獲由獻禮全國兩會組委會頒發的“2022年獻禮全國兩會優秀藝術名家”榮譽稱號。出版專輯《荒野傳奇-肖戈攝影作品》。


一本大道香一蕉久在线播放A,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Av,国产精品无码2021在线观看,中国农村真实BBWBBWBBW